• 雅舍

    2018-05-16

    “雅舍”是属于我的一个小房间,我与它相处了十年,早已难舍难分,它虽然很小,却十分独特,别有一番韵味。 “雅舍”处在我们家最里面的阁楼上,一扇门通楼下,一扇小窗在北墙上,没...

  • 水润蒲月

    2018-05-15

    阳光,水润一样,从遥远的天际,射出她艳美的光束,以独特的韵致,染绿着天空的蔚蓝,让鸟语花香,透着清澈,漾着希望,将五月的金黄,铺满着大地,使水润五月,为这个季节不争的美...

  • 三年未接到女儿的一个电话,这是天方夜谭还是聊斋志异中的梦游?让人难以置信。 但这恰恰却是真的,那天晚说真的,我一夜都没有合眼,我最好的朋友老张一席话,真如平湖里投进了一块巨石,激起了千层浪花,让人久久难以平静。 常言道:家丑不可外扬。老张能对我说起“...

  • 冬去春来,又是一年花开时。 今年的春天姗姗来迟,寒潮和暖流经历了几次较量之后,天终于暖和了。大地开始泛绿,那些花花草草又开始了新的轮回。 可春天对我来说,却是一段锥心的记忆,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”美丽的花朵刺痛了我的眼睛,婉转的鸟鸣悲伤了我的心...

  • 大写秦岭

    2018-04-11

    秦岭是座美丽的山脉,山脉很大。东西长一千六百公里,南北宽二三百公里,海拔数百米到三四千米不等。在中国的版图上,它像一条卧在大地中心的长龙,龙头在西,龙尾向东,龙爪便匍匐在东西两头。由于它地处中央,便成为一种地域、河流、气候、生态、动物与植被、人文与...

  • 清明话插清

    2018-04-11

    每年的清明节,我都会写上一两篇文字来抒怀,今年,我依然会写。——题记 以前我没卖清明花的时候,每到清明期间,总会跟随家族亲人去给已逝的亲人们插清送纸钱。三四月份,正是春光灿烂时,插清也是踏青。山野外的桃花红,樱花白,树叶绿,小鸟叫,从繁忙的工作中抽身...

  • 心灵的归宿

    2018-04-11

    哥哥在微信一家人留言:4月2日中午12:30在老院集中,给老妈烧新墓(我们老家的风俗,前一年冬至以前去世的人,来年在寒食节的前一天要上坟)12点下班从单位出发,捎上姐姐就往回赶。 都说人间四月天,桃红柳绿的日子,昨天还艳阳高照,人们穿的半袖、裙子,今天风肆虐...

  • 前几天收拾鞋柜,发现一双千层底布鞋。我想起来,是前年我患了脚气,母亲说穿皮鞋透气性差,爱出汗,好的慢,特意给我做了一双布鞋。后来脚好了,也就没再穿。现在看见它,眼前又浮现出母亲的鞋底的情形。 那时候,家里忙完农活,母亲便开始准备全家第二年要穿的千层底...

  • ?成年,指日可待,而那些流逝的时光是我告别曾经的念念不舍。也是我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。回忆看曾经,品尝着逐渐消失的记忆。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触摸不到和虚假,而那却偏偏是真实的。 在我残缺的记忆中,我看见了爸爸妈妈和我的身影,我们都是那么高兴,在田野放风...

  • 我的首饰很少,出嫁时娘家陪送了一套全金的首饰,二十年前,小城闭塞,不象现在的小孩儿,钻石呀,白金呀,不屑于黄金这种俗气的装饰。前些天和丫头聊天儿,我说:什么时候你出嫁送一套金首饰可好?她苦着脸央求,可不可以送别的,或者不送也行。我非常严肃的告诉她,...

总:179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